大学女学生-

又是凤凰花开的季节,当学园中响起骊歌时,表示有一群充满朝气的年轻男女,将接受这五光十色的社会大染缸的洗礼。

郑雯玉,今年从中兴大学XX系毕业。因刚毕业,一时还没有开始找工作,只好赋闲在家,每天过著无聊的日子。

又是新的一天,雯玉心里盘算著如何渡过这一天,让日子过得生动快乐。想到此,突然想到了大学的好友美惠。

李美惠是一个很活泼的女孩子,长相虽不是国色天香,但那脸上却常常带着一股野气,因为她在大学时,行为作风比较大胆开放,所以男人喜欢亲近她。雯玉想着,也许去找她,说不定日子会变得多彩多姿。

雯玉打定了主意后,开始刻意的化粧了一番,然后提着手提包,出了家门,直往郊区而去。

雯玉来到一座精美的雅筑前,伸手按铃。一会儿,传来银铃似的声音:“谁呀?”接着大门开启了。

“啊!雯玉,原来是妳,好久不见了!”

雯玉笑道:“是呀!”

美惠道:“也不通知我一声,好去接妳!”

雯玉道:“怎敢劳动妳的大驾呢?”

 

美惠道:“这是什么话?说真的,今天是什么风把妳吹来的?”

雯玉道:“在家闷得慌,出来找妳聊聊。”

美惠道:“来!我们到客厅坐!”

雯玉进了客厅,不觉眼前一亮,客厅十分豪华,装饰得像皇宫似的。在客厅的一角上,摆着一张很长的桌子,高度齐胸,上面放著一盘盘的水果、糖果、瓜子、饼干等点心,旁边还放了几箱饮料,看样子似要宴客了。

美惠笑嘻嘻道:“妳今天来的真巧,本来我下午要打电话给妳,没想到妳来了,今晚我要开舞会呢!”

雯玉高兴道:“啊!太好了!”

于是,二人开始天南地北聊个不停。

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到了黄昏时候。雯玉帮着美惠把客厅加以整理,客厅中露出柔和的灯光来。

由于雯玉不知美惠要开舞会,临时也没准备,不知如何是好,现在这身打扮却不适合舞会穿着,不由得开始焦急起来。

美惠问道:“雯玉,妳怎么了?”

雯玉道:“妳看我这身打扮,怎么参加舞会嘛?”

美惠道:“哎呀!雯玉,妳穿什么都好看的。”

雯玉道:“我想回去换,但怕来不及!”

美惠道:“那就穿我的礼服试试看吧!”说著,拉着雯玉到卧室去。

雯玉挑了一件礼服,因两人的身材都差不多,所以还很合身,而雯玉丽质天生,更显得高雅大方、明媚动人。

美惠也挑了一件自己喜欢的礼服换上,打扮起来也显得俏丽极了。

二人打扮妥当后,她们便出来招呼客人。此时,客人已陆续而来。

不久,美惠宣布舞会开始。其中几对男女便迫不及待的相拥起舞,也有人不急于跳舞,到长桌旁取饮料吃喝着。

雯玉因没男伴,只得坐着咬瓜子。美惠不知溜到哪儿去了,所以只好默默坐着。

一会儿,美惠回来了,身旁站了一个男士。

美惠道:“雯玉,来!我帮妳介绍一下。”

美惠指著男士说道:“这是陈力兴。”又指著雯玉说道:“这是我最要好的朋友,叫雯玉。”

两人经美惠的介绍后,礼貌性的握手问好。

雯玉道:“陈先生,你好!”

力兴道:“雯玉小姐,妳好!”

经过美惠的撮合,雯玉认识了力兴,也就是今晚的舞伴。力兴身材高大,人也长得很俊。

雯玉招呼力兴坐下来,力兴道:“雯玉小姐,真荣幸在今晚认识妳。”

力兴眼睛扫向她的脸上,露出无限爱慕之意。这一看,把雯玉看得心脏噗通噗通地直跳。

此时一曲终了,力兴和雯玉双双进入舞池。

高大的力兴跳起舞来,又轻又稳,使得雯玉心里暗暗敬佩,对他有了更进一层的好感。

不知谁的主意,把客厅的灯都关了,原本昏暗的舞池,已伸手不见五指,而音乐也换上了轻慢的舞曲,非常的富有浪漫的气氛。

力兴拥著雯玉,渐渐往胸前拉过来。雯玉知道他的用意,也就顺势把身子贴过去。昏暗的舞池中,一团团的黑影紧紧相拥著,雯玉陶醉在力兴的怀抱里了。

力兴大胆的在她背后抚摸著,直摸得雯玉的心儿狂跳,只觉得自己的双乳紧贴着力兴的胸部,而小腹以下更是密不通风的紧黏着。

自从雯玉的大学男友离开后,她已好久未接触异性了,如今遇上这英俊的男士,雯玉早就心醉了。

二人跳了一会儿后,力兴带着她离开舞池,来到后面的花园中。

力兴道:“雯玉小姐,我想请妳吃宵夜,好吗?”

雯玉道:“谢谢你的好意,不过……”

力兴道:“请赏光,我是诚心诚意的……”

雯玉熬不住他的恳求,只好答应了。于是,两人悄悄地离开舞会,叫了出租车直驶市区。

他们吃了宵夜,也喝了不少酒。吃完宵夜,一出店门,力兴便拦下一辆出租车,也没征求雯玉的意见,就吩咐司机往郊区驶去,来到一家宾馆开房间。雯玉并没有反对,反而假装喝醉酒,力兴温柔的搂着她入房。

这是一间十分舒适的房间,设备也不错。

雯玉含羞的坐在床上,力兴体贴的为雯玉脱去衣服,并把自己的外套也脱掉了,然后紧紧搂着雯玉。雯玉柔顺的躺在他的怀里,任由身上的内衣也给他脱个精光。

力兴低下头,吸吮着她那高耸的乳头,双手不停的抚弄着她的身体,雯玉微微扭动着,酥痒传遍了全身。

那一丛柔柔的阴毛,附在高隆著的阴户上。力兴看了,真是喜欢万分,于是伸出了手指,在阴核上一阵捏弄。这一弄,阵阵的酥麻感直透入雯玉的心底去。

雯玉不禁浪哼道:“哎呀……我痒死了……快替我止痒……”

这一阵淫浪的叫声,逗得力兴欲火高烧。力兴便将硬挺的鸡巴对准着她的小穴,并用力一挺,“滋”一声,整根六寸有余的鸡巴应声而入。

力兴运用着熟练的技巧,一上一下、忽进忽出的抽动着阳具,直把小穴插得“滋滋”作响。雯玉的淫水也直流,一阵阵的美感从穴心里发出来。

雯玉哼叫道:“哼……哼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穴心被你插得……美死了……唔唔……快活死了……”

雯玉阵阵浪叫,加强了力兴的举动。他挺著腰身,重重的一下一下地插著,鸡巴一出一入的,偶尔会将阴户的红色内壁往外掀翻。雯玉的小穴儿迎着他的抽插,快感节节地高涨。

雯玉声声浪叫着:“啊……啊……太美妙了……哎呀……亲亲……快活死了……你……你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哼哼……”

力兴听了她的浪叫,更加的勇猛狂插,恨不得将小穴捣烂。

不一会儿,雯玉突然娇喘连连,全身一阵颤抖,她的小穴儿一缩一放著,整个人骨软筋舒,快活如登仙境。力兴见状,急忙加紧赶工,如狂风骤雨般的抽插一阵。

突然间,力兴屁股猛力挺了几下,一股热精随之直射入花心。

雯玉被著突来的热流烫得全身舒坦无比,于是两腿一夹,阵阵阴精也溃堤而出。

雯玉还在一直哼著:“爱人……我的爱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最后,两个人赤裸裸的拥抱在一起,一切又归于平静了。

※※※※※

这一天,雯玉听说将有“贺伯”台风要过境,看看窗外,天已变色了,风更是呼呼的吹着,雨儿如豆粒般开始落下来,这一切景象令人有点心寒。

雯玉只有只身在家,心想,还是找个人来一起作伴比较好。于是打了电话要美惠来陪她,美惠马上答应下来。

美惠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她家里。

刚来不久,美惠的男友--国华也来了,原来是美惠怕万一在台风夜发生意外状况,两个小女子可能无法处理,于是便邀男友来做护花使者。

黄昏来到,雨势加大了,风更显得强烈无比。

三人吃过晚饭后,开始聊起天来。雯玉看着国华不时和美惠眉来眼去,心知他们有好戏上演,又不便明目张胆。

这时,美惠提议:“雯玉,今晚我们同睡,免得妳害怕!”

雯玉道:“这怎么行呢?”

美惠道:“怎么不行呢?”

雯玉道:“妳和国华要亲热,我在旁边……”

美惠道:“哎呀!无所谓,让他侍候我们两人吧!”

雯玉听了,不觉中羞红了脸,拿眼偷偷望着国华。而国华更是得意,可以享受齐人之福。国华一手搂着一个,两人散发著不同的香味,心中早就迷茫起来。三人相拥著就往卧室里走去。

美惠对雯玉道:“还等什么?脱衣服吧!”

三人一下子就脱得一丝不挂,横躺上床。

国华见雯玉总是羞答答的侧着身子,于是用手抓着她的乳房,并俯下身子吻著雯玉,吻得雯玉心脏加速跳动,连个心也险些跳出口来。

国华的手游向她的小腹下面,扣着她的小穴口。

美惠见他搂着雯玉深吻时,也不甘寂寞地往国华的胯下摸去,用手握着他的阳具便套弄起来,直弄得他的阳具一柱擎天、旗帜高举,而顶住了雯玉的小腹。

雯玉觉得有一根粗大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小腹上,便自然反应的摸了它一把,顿时一股热气灼手的感觉,于是赶忙将手缩回。

美惠焦急的说道:“国华,光在吻有什么用嘛?快干穴呀!”

国华何尝不想,只是想再多培养一些情调。美惠的催促提醒了他,何况他的阳具早已硬得受不了啦!

国华赶忙跳下床,将雯玉的身子拖至床边,两手抓着雯玉的小腿,将鸡巴对准她的小穴口,然后用力的往阴户里狠干,谁知弄了半天,依然没有进去。

国华在插穴时,雯玉就叫道:“啊啊……痛呀……轻一点……你的鸡巴太大了……我受不了……”

原来国华的鸡巴有七寸多,并且直径也特别粗,雯玉从来没有尝过这种特大的鸡巴,因此叫苦连连。

美惠见国华插了老半天,依然是在外面乱撞的,所以自动起身帮忙,先将国华的鸡巴用嘴含着,好让唾液溼润鸡巴,并在雯玉的穴口涂抹一些口水,最后再将鸡巴对准雯玉的小穴。

美惠道:“来,用点力!”

国华这时抱着雯玉的屁股,用力一顶。

雯玉猛力大叫:“妈呀!痛死我了……”

国华这时感到龟头被阴壁夹的紧紧的,而且有点发痛,知道已经插进去了,这个机会岂可放过,便开始用力抽插起来。

雯玉这时痛苦极了!但为了性的需要,又不忍国华将已经插进的东西再抽出来,粗大的阳具塞得满满的,也着实有无穷的乐趣。

雯玉叫道:“啊……顶死人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

国华开始抽插起来了,由慢渐渐的加快,由轻而猛烈的行动。

雯玉忍着痛,领会里面抽插的滋味,她闭起眼睛哼道:“美……舒服……我快要丢啦……”

雯玉长得美,无形给国华更多的勇气,所以国华的攻势也猛烈无比,阳具也比平时粗壮许多,所以雯玉感到满足极了。

雯玉哼道:“啊……哎呀……美死我了……哼哼……噢……丢出来了啦……美凤……妳……妳快来呀……”

美惠听到雯玉在哀声求救,她连忙摆着同样的姿势,两腿分个大开,使阴户露出,等待国华的进攻,可是国华依然赖在雯玉的身上,猛烈的抽送著。

美惠在他俩作战时,看得心中早就发毛,淫水直流而出,整个阴户四周已成水乡泽国。她见国华依然干着雯玉,心里十分焦急,于是猛拉着国华的手臂,要他赶快更换战场。

国华见她如此焦急,又如此骚浪,便由雯玉的穴中抽出阳具来,用床单擦了擦后,将龟头抵住美惠的阴户,用手指拨开她的阴唇,狠力地往穴里插去,只见鸡巴顿时没入小穴中。

美惠也被这猛力的一击,失声喊叫道:“哎呀!……小力一点……你……要我的命呀……”

国华压在美惠的身上,吻着她的脸及全身各处,下身则作短距离的抽插。这个动作使美惠难以忍受,觉得似乎不太够劲,于是美惠浪道:“抽呀……快……快一点……用劲点……”

国华闻声,便大胆地开始用力抽插起来,甚至抽到阴户口处,然后再狠狠地插进去,每一次狠抽硬插时,都用尽了全身的力量,只听得美惠口中不时地发出“唔唔”的声音。

国华一面动作,一面问美惠:“好不好?过不过瘾?”

美惠听了他的话后,狠狠的在他胸前捏了一把。

美惠道:“你……快点……动呀……用劲呀……”

于是国华鼓起精神,拚命地抽动着,动得整张床“吱吱”作响。

雯玉在一旁休息一阵后,张开媚眼看着床上正在表演的活春宫,不自觉地抚摸起自己的阴户,回想起刚才那么粗大的东西插进时的情景,淫水又缓缓流出。看见美惠一股骚浪的样子,一直要国华用劲的猛干,而国华也一副舍命陪君子的态势,一阵阵的狂插猛干着,干得美惠舒服透顶极了。

美惠道:“国华……爱人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好美……唔……唔……我要丢了呀……”

国华道:“我,还早呢!”

突然,美惠狂叫道:“啊……啊……完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真的要丢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

美惠的阴门大开,阴精狂泻而出,于是紧紧的抱住国华不停地颤抖著身子。国华这时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抽插,只觉得一股股的精水流到他的龟头上,他仍然猛力的插著。

插得美惠叫道:“这……插到心坎里了……好了……我受不了啦……”

国华此时觉得美惠的阴户中淫水太多了,抽插起来不够刺激,于是便说道:“美惠,我要抽出来擦擦,这样干起来才会痛快些!”

于是,国华起身抽出阳具,拿起床头边的卫生纸将阳具上的淫水擦干之后,想继续再上时,这一下他犹豫了,不知该找美惠还是该找雯玉,真是难以决定。

此时雯玉正向他看来,满脸渴望的表情,而美惠也是一脸不满足的样子,如此一来,更让他伤透脑筋。

国华灵机一动,说道:“妳们两人都需要,我无法决定,但我有一个办法,谁能让我先弄屁股后,再玩前面的?”

雯玉听了心里不觉发麻,从来没有被干过屁股的她,当然是不敢尝试。倒是美惠生性狂野,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动地侧着屁股说道:“来呀!我试试看吧!”

国华由于阳具硬得心里发急而想出这个干屁股的馊主意,不料竟然奏效。只有美惠一人敢尝试,于是国华就躺在美惠的背后,美惠则反手握着他的阳具,让龟头抵著肛门口。

美惠咬牙说道:“好啦……你可以开始干了……”

虽然她口中爽快答应,但心里何尝不是怕怕的,想起国华那根超级粗大的肉棒,即将插入从未被人开垦过的屁眼,这岂不是和开苞一样吗?

国华听到美惠的命令,毫不迟疑地将腰用力一挺,好不容易才将龟头塞入一半。

此时,听见美惠惨叫了起来:“啊……哎唷喂呀……痛死人啦……简直要我的命……呀……早知这样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就不要干啦……”

美惠一面惨叫着,一面将屁股猛力一扭,而肉棒也随之滑出屁眼。

正在一旁观战的雯玉,看得心惊肉跳,直呼:“还好不是我!”

国华正在享受阳具被屁眼紧紧裹住的感觉之际,被她的屁股一扭,整根鸡巴滑了出来,忍不住一股欲火完全集中在龟头上。

他这次采取主动出击的战略,让美惠以跪姿方式翘高屁股跪着,先在屁眼上吐了几下口水,增加润滑作用,然后一只手环抱着她著腰,另一只手则扶著阳具抵著屁眼。

这次他不急于进攻,而缓缓地将龟头往屁眼内挺进,只见龟头逐步地没入屁眼中,而美惠也没有再呼天喊地了。直到整个龟头完全进入屁眼后,国华才开始大胆地用力抽插起来。

当整根肉棒进入屁眼时,美惠感觉屁股涨得有点发麻,而原来的那股剧痛,现在也变成酸麻酸麻的,真是别有一番滋味,怪不得有那么多男女偏爱此道。

国华见美惠不再喊痛了,还一脸相当满足的表情,于是他开始挺动着他的腰杆,拚命地一插一抽作起活塞运动。每当鸡巴往外抽出时,屁眼便随之鼓起,而鸡巴往内插入时,屁眼又随之凹陷下去,真像古时打铁匠用来送风的风鼓,国华看到此情景觉得十分好笑。

经过国华的一阵猛抽狠干,美惠的屁眼也松弛了,不再像刚开始那样紧张。随着心情的放松,屁股中传出一阵阵冲撞时所带来的酥麻感,而阴户也在不知不觉中流出了淫水。

国华拚命地狠干着,肚皮与屁股相撞时,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,而美惠也不时发出浪叫声:“嗯……嗯……好爽呀……没想到干屁眼……有……有……这样爽快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又……又……又要升天了……”

国华受到美惠的浪叫刺激,猛吸一口气,提起十足的精神,再次勇往直前奋力冲刺。

经过百余下的抽插后,国华突然加快抽送的速度,并且每下都抽插到底。美惠是个久经战事的人,知道国华已经快要泄精了,于是美惠要求道:“爱人……丢在前面好不好……后面不行……”

国华根本不理会她的话,现在正当紧要关头,岂能轻言退出,因此他仍然死命地抽插著。

不一会儿,美惠口中叫了出声:“啊!……”

原来,国华在她屁眼用力挺送几下后,精门为之大开,一股奔放的热流在她的屁股中喷射而出,烫得美惠失声大叫。

国华射精后并没有立刻把阳具拔出屁眼,他依旧插在里面,闭目的趴在美惠的背上,享受丢精后的温柔。


上一篇:弄翻學姊 下一篇:小敏老師